關係花園筆記(7)-愛與不愛的困局

「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

來自嘉義的混蛋朋友 (?

這個系列接近尾聲,在前面幾集我們試著回答很多和愛情有關的問題,希望可以理解愛情到底是什麼,像是…

  1. 為什麼要追求親密。
  2. 親密背後的心理動力是什麼。
  3. 關係是怎麼開展、結束或走到最後。
  4. 怎麼渡過關係中的困境。

最後只剩一個問題,但我沒有辦法為你解答。

最後這題,你只能問讀到這邊的自己…

「你敢不敢愛?」

愛情很快樂、也很痛苦;要放手去愛,真的很難。

不過我相信大家天生就是有愛的能力的,比如說…

– 幼稚園時偷親隔壁女孩的臉頰。 (警察先生!)
– 義無反顧的送消夜、練吉他為她唱情歌。
– 鼓起勇氣跟高中的風雲人物學長告白。
– 因為他很客氣的教了你一題數學,隔天睡醒突然有了好感。

這些酸酸甜甜的回憶絕對在我們的人生跑馬燈中佔有一席之地,也是我們常常掛在嘴邊那種「最簡單的愛」。

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心裡越來越多傷痛。

我們因為怕而不敢愛。怕以前在關係中的傷痕跟痛苦重演,分手的痛絕對不是撕心裂肺四個字就可以形容的。

我們也擔心進入關係後生活會被限制,還有對未知新生活的恐懼,不如就這樣吧,現在這樣也很好。

因為過去追求的失敗經驗而產生自我懷疑,害怕需要和他人袒露真正的自己;覺得自己真的不夠好,怕對方了解我就會離開我。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感情「認真」變成是一種愚蠢至極的行為。

誰先認真就輸了。

就像考試只要不認真讀,就可以繼續嚷嚷「我只是沒認真所以考差」。
愛情也是如此。好像只要不付出真心,有什麼不好的結果都可以輕鬆帶過。

由於這樣的負面經驗,加上社會文化一直灌輸我們愛情是用「努力」與「贏得」的,產生了一種競爭式的愛情觀。

「追」女生、「贏得」芳心、有關係的人是「溫拿」...

競爭式愛情觀明顯是一種物化。不把對方視為人,而是視感情為自己的成就;對方則是成功的獎品。感情生活的「戰績」也定義了一個人的成功與否以及自我認同的程度。

約會時要注意形象喔!

以最簡單的約會來說,最初的甜蜜約會過程,絕對不是兩個互相欣賞的人,因為喜歡彼此相處的每時每刻,而享受這樣的過程。

反而比較像是一個互相打分數猜心思的戰爭。穿得好不好看、說話得不得體、剛剛的那個眼神是什麼意義,整個過程就是為對方、為自己打分數,沒有真誠的互動。


愛情的賽局理論

知道關係該怎麼經營後,我們對於關係的理解好像還是卡在一個很奇怪的困難點:

我知道,但我不想要、不敢要。

關於這個狀態,在《The Romantic Economist》一書中,引用了一個很貼切的賽局理論模型,描述這樣的兩難情況。

獵鹿賽局是賽局理論其中一個模型。
簡單的說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兩個獵人要去打獵… 
(就叫他們小傑跟奇犽吧)

痾…我想這兩個人要自己獵幾頭鹿都可以啦

鹿是要兩個人合作才可以獵取的獵物,野兔則是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獵人每天都會面臨一個抉擇:今天要獵鹿還是兔。如果雙方都決定要獵鹿的話,兩個人都可以滿載而歸。(左上)

原始時代溝通這麼不方便,獵人們不會知道對方今天的想法到底是如何。就算有意願,說不定小傑前一晚跟老婆吵架、吃生肉吃到烙賽而不能前來,但奇犽一定要到現場才會知道這件事。

於是選擇獵鹿,就可能面臨隊友沒有出現的窘境,以至於最後空手而歸、肚子hen餓,但卻看到對方正在享用熱騰騰的野兔。(左下/右上)

就算獵鹿成功的報酬遠大於獵兔 (半隻鹿還是比兔子大啊),但因為空手而歸真的太痛苦了,經過幾次這樣的折騰後,獵人們可能都會傾向每天打隻野兔糊糊口就好,做出最安全的選擇。(右下)

在感情中也是如此。

就算現在LINE已經這麼發達,對方來不來打獵的溝通難題早已迎刃而解。

但再多的科技,也無法透視愛情中對方的心意。所以我們仍然要陷入這種被不確定感驅使的感情博弈當中…

現在還有多元成家喔

如果雙方適合、又可以敞開心胸,那就有很高的機率可以一同邁向真愛。(左上)

由於對方的心思我們無從得知,如果不認真談戀愛的話就一定不會受傷,又還是可以獲得生活上的小愉悅,但認真投入的一方卻可能因此心碎(左下/右上)

久而久之,我們變得跟獵鹿賽局的獵人一樣,傾向最安全的選擇,避免受傷。這也是為什麼人們似乎都在談著表淺的戀愛,玩著曖昧遊戲卻無法進入關係。右下角那表情就是現代人談戀愛的最佳寫照啊啊啊啊!

史詩般的愛情電影《電梯男與萬人迷》我看超過十遍。故事中探索的,幾乎就是今天聊的主題。

當愛情變成只是兩個受傷的人在互相傷害,為了避免痛苦再次發生而無法敞開心胸、展現脆弱,只用表淺的模式與對方互動,雖然可以在關係中得到愉悅,但絕對無法邁向真愛。

帶著這樣防衛的人就算進入關係,也會因為無法呈現自己、真誠地與對方互動,最後在權力爭奪期就GG了;就算進入關係,也是一下就玩完。而這樣的失敗經驗,又讓你更加的防衛、更不相信愛,最後進入無法愛人的惡性循環

沒有輸過的人也從來沒有贏過。

透過獵鹿賽局的分析,可以發現多數人在戀愛中其實都是在避免失敗,而不是邁向成功

只要不投入真感情,或是把愛當成一種遊戲、競賽,就可以說抽離就抽離,在這段關係中就絕對不會輸

相信你一定做過…

– 覺得自己好像太喜歡對方了,就暫時不聯絡,消失一陣子,把好不容易點起來的愛火撲滅。
– 一定要看到一堆跡象覺得對方應該有喜歡你,才敢慢慢投入真感情。
– 嘴上說著「我只是因為無聊所以才跟他聊天」,但其實都會偷偷看著她到底幾點睡。
– 他今天對我冷淡,我也冷淡回去好了。

乍看之下是不是很像只敢獵兔子的獵人呢?

關係就是關係,比的不是輸贏。你們都是活生生、有感覺的人。如果雙方都持續著做著這些,愛情是不能可能發生的。
大家嘴上說著遇不到真愛,是否就是因為重複著不可能遇到真愛的關係模式呢?


或許大家原本就有隱微的感受到自己不敢追愛的關係模式,但為什麼我們始終沒有作為呢?

因為你的早期依附模式早就幫你找到絕佳的藉口惹。

因為我不夠愛他!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先前提到人們對於完美伴侶的期待。

– 我知道自己的模式是害怕關係、採用防衛的姿態避免自己受傷。
– 但這問題不大,只要我遇到一個完美對象就解決了!
– 要就要最好的,不然我就都不要。

  1. 因為不想承受失敗的痛苦,所以對方一定要是完美的對象我才願意進入關係。
  2. 如果我們關係磨合失敗,不是他不夠愛我,就是我不夠愛他。
  3. 如果夠愛,就一定不會有這些問題。既然如此,他就不是我要找的那個人,還是換一個吧!

哪有這麼爽的?

透過這種方式就可以一輩子避免面對自己對於關係的恐懼。
而「一定是我不夠愛他」就是一種放大絕

感情的責任都交給這個無法控制、接觸之初就幾乎決定的「感覺」。如此一來,內在的焦慮瞬間解決,讓自己留在安全的狀態之中,不用與他人真誠接觸。而這樣的防衛方式,也把我們邁向親密的機會給鎖死了。

Uncle救我,我在關係裡不能輸啊!

文章的最後,你可能會想到自己過去如此敞開心胸,還不是沒有好的結局。
但感情本來就沒有必勝的,而且以前讓你炸得遍體鱗傷的不是過於敞開心胸,而是經營關係的方法拙劣,這是兩個不同的向度。在我們變成更成熟的人之後(痾…方法應該也比較不拙劣了),最重要的真心反而被關閉了。

還是老話一句,不管怎麼樣的關係型態,只要知道自己在幹嘛,歡喜做、甘願受,都是很好的。但究竟是真的只喜歡表面的關係,還是因為過於害怕,而不得不停留在表面,是很值得我們去探索的。

打開心防,不要執著於關係中的勝利,或許愛早就已經在你身邊。
愛情很美好。答應我,不要放棄治療啊啊啊啊啊啊!!!

下週就精彩大結局啦

下週 關係花園筆記 感動最終回!

(下集待續)

義無反顧地愛,會讓自己更容易受傷。愛任何事物,你的心就會苦惱、會傷痛。如果你想保護自己的心不受任何傷害,你必需什麼都不愛─甚至連動物都不行。
你要用很多嗜好與享受,把你的心小心翼翼地包裹起來,避免有任何感情上的牽掛,再把你的心完全封鎖在自我中心的棺木裡。雖然安全、黑暗、穩定、真空,心卻變了質。它雖然不會受到傷害,但也變得麻木。
去愛,就會受到傷害。
– C.S. Lewis 《四種愛》


上集 關係花園筆記(6)-權力爭奪期生存指南

下集 關係花園筆記(8)-燦爛的花園 (完)


如果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請按下方的拍手,或請作者喝杯咖啡支持作者。為了持續提供免費、無廣告的優質創作,贊助將用於網站營運以及購買書籍、文本 ,感謝您的支持!

發表回應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