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諮商沒有用?從《魂囚西門》談諮商過程中的改變

覺得諮商沒有用?從《魂囚西門》談諮商過程中的改變

《魂囚西門》上週精彩大完結,實在看得很過癮XD

今天要透過《魂囚西門》的劇情,
和大家簡單談談晤談中的改變何時會發生。

由於不是每個人都有追這部劇,所以簡單講一下(微雷)

劇情就是…
1. 主角敬騰(人家明明叫松言)是沒什麼效能的心理師。
2. 他的案主不是不太理他就是一言不合生氣跑掉。
3. 有的則是認真參與會談但滿抗拒敬騰的回應,所以沒什麼改變。
4. 可以想像:有的Case流失了,但有的會持續來談。
5. 直到某一集(第五集),穩定來談的案主就突然全都好了! (*全六集)

劇情在短短幾個月內發生,所以主角的諮商能力應該不會短時間產生變化。

這豈不是告訴我們,就算心理師能力差只要賭一波,就可以突然改變案主…

難道諮商成功與否都是賭運氣嗎?


說到賭,沒人贏得了他

關於改變

雖然電視劇離我們有些遙遠,
但這款談一談覺得沒用就不續談的案主其實很常見

這種兩敗俱傷的局面可能會讓案主不再信任諮商專業;
心理師也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做好。


當年實習的時候,我也是抱著這種:

今天談的很棒所以改變;今天談得不好所以卡住的…

「直線式改變觀」

後來治療經驗多了,會發現自己今天明明沒說什麼,可是案主卻說很有收穫

或是我明明覺得這次談得超猛,但晤談就是沒有進展…

這種矛盾其實還滿讓人挫折的。

哪邊錯了!?

隨著我漸漸成為較成熟的心理師,長出判斷晤談好壞的能力。

這種「矛盾」的狀態卻仍然反覆發生。

直線式的假設在實務工作中似乎不合用了,所以我也開始修正自己對於「改變」的觀點:

改變的歷程似乎比較像是一個「存錢筒」
(不是多儲值就會好啦XD)

每次晤談進行得「夠好」,就會存一點「效果」進去。

只要超過某條線就會讓改變發生,案主也會開始有些不同。

實務上我們可能不知道那條線在哪,也會因為案主的狀態與主訴類型造成「那條線」的位置有些差異。

直線 VS 存錢筒改變觀 (借我秀一下LOGO XD)

所以我說那個敬騰呢

以《魂囚西門》為例,雖然晤談都是以吵架、抗拒收場。

但其實每次的晤談都讓心理師與案主間多了點信任。

心理師戳案主的議題,雖然會讓案主因為不舒服而退開,
甚至開始嚷嚷諮商沒用

不過每次類似的過程都能增加案主對於情緒與談論自身議題的耐受度。

開始發現自己沒有這麼脆弱;比較敢面對內在的議題。

另一方面,這種抗拒也有可能就是問題的「本體」。

有時案主在生活中就是使用這種排拒他人(例如劇中的奶奶)、拒絕承認自己情緒(劇中的秀淇)的方式與周遭的人互動,進而產生困擾。

在晤談中發生的這些推拉、抗拒,就是案主議題的「重演」。
要是案主與心理師都選擇在這個時候逃走,就失去了改變的可能。

所以這種看似「失敗」的過程其實是為改變的「存錢筒」打下地基。

也因為如此,劇中的案主們才會在某一集就「突然」好了。

這樣的改變不是因為心理師的晤談技能大爆發,或是賭了一百次終於賭對一次。而是案主準備好了,且晤談中累積的「夠好經驗」也已經到達那條改變的線了。


讓子彈飛一會兒

經典好片,推薦大家快去看 (顯示為影劇部落客)

如同我們前面所說,談個幾次覺得沒有變化就放棄諮商其實時有所聞

不可否認的,心理師的能力會對晤談效果產生影響,但另一方面,如果太早放棄,同時也放棄了所有改變的可能。

希望大家在聽完今天介紹的諮商改變歷程後,不管你是助人工作者,或是前來求助的案主,可以對自己的晤談多點信心、耐心。

只要走在對的路上,雖然不知道改變的那條線在哪 ,
 ─讓子彈飛一會兒,說不定改變就會發生。

是不是等這張圖等很久了

《延伸閱讀》

  1. 關於諮商的改變期

如果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請按下方的拍手,或請作者喝杯咖啡支持作者。為了持續提供免費、無廣告的優質創作,贊助將用於網站營運以及購買書籍、文本 ,感謝您的支持!

發表回應

回到頂端